到底怎幺创新创业?Instagram、Airbnb:不要闭门

2020-06-19
127 评论
256 人参与

到底怎幺创新创业?Instagram、Airbnb:不要闭门

近年来「创新」这两个字突然变成了流行名词,实际上创新就像阳光、空气、水,与生活息息相关,却很容易被忽略。

最早发表「创新」(innovation)这个字的经济学大师熊彼得(Joseph A. Schumpeter),将创新定义为「将已发明的事物发展为社会可以接受并且具备商业价值之活动 。」

推崇熊彼得的现代管理学大师彼得.杜拉克(Peter Drucker)则认为「创新为人力与物质资源赋予崭新而强大的财富创造能力。」他强调创新对管理的重要性,曾经发表「不创新,即灭亡」(innovate or die)之名言。

熊彼得与杜拉克两位权威解释创新的关键词在于「商业价值」以及「财富创造能力」。

大多数的创新是意外的产物,难以凭藉计划按图索骥保证成果。杜拉克认为,若能建立「创新性组织」,便可经由组织管理推动创新,这种创新来源为「知识」,而非传统的「生产所得」,所以知识工作者能力的提升至关紧要。这是与熊彼得等学者不同的独创见解。

创新具有艺术般的特质,容许多元解释,难以严谨定义,然而「创新」应能解决重要而且棘手的问题,并且具备经济价值,这一点应无疑义。

创新发展简史

回顾人类文明发展,早期之创新往往源自一个「天才」的智慧与努力,例如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、古腾堡的活字印刷术、达尔文的天演论、瓦特的蒸汽机、爱迪生的电灯泡、福特的廉价汽车与装配生产线、莱特兄弟的飞机…等等,许多改变人类发展轨迹的着名创新,都可看到一位天才(或疯子?)的身影。

19 世纪工业革命所创造的大规模生产能力,为人类文明带来全面性的创新动能。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,西方先进国家的工业产能使得有系统的创新难度与成本大幅提高,远非个人或者小型组织所能负担,具备大规模官僚结构的现代化企业逐渐担负起创新主要角色 。

二战之后,全球政经局势进入严峻的冷战时期,资本主义先进国家重建需求强劲,许多企业得助于政府战后重建政策迅速茁壮。

战后致富的大企业为维持领先地位,重金投资大规模的实验室,这些大企业的实验室成为当时创新的主要来源 。

IBM 的华森研发中心(Watson Research Center)、全录(Xerox)的帕洛奥图研究中心(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)、AT&T 的贝尔实验室(Bell Labs)、宝侨家品(P&G)…等大型实验室当年聚集了高学历之研发团队,却拥抱官僚主义与门户之见,担心研发机密外洩,欠缺分享机制与精神 。

不到 20 年,这种现象到了 1980 年代电脑科技发展以及 1990 年代资讯网路技术的成熟化,加上高等教育的普及化,全面迅速质变。

此外,社会对战争全面反省,人本主义高张,在精神及物质上尝试新出路,反战、反宗教、反权威、反教条、反抗国家体制、反抗大型企业组织资本主义垄断与威权等运动风起云涌,许多人才从官僚、校园、大型企业组织出走,聚集同道自力更生,迈向创新创业之道路。

自由思想与理想主义无论如何澎湃,创业者终究得面对现实力求生存。 在当年的经济条件若要大展鸿图,需要庞大资源,因缘际会下,创新的金融投资模式逐渐萌芽,成为硅谷发展之强大后盾。 此后蓬勃数十年的硅谷文化,可以说与战后试图挣脱社会桎梏的风潮一脉相承。

到底怎幺创新创业?Instagram、Airbnb:不要闭门创投推动创新

国家政策作多、政经情势乐观、高等教育蓬勃、世界人才移入、青年创业潮流…,在这样的背景下,美国许多产业先锋看到投资契机,在灵活开放的政经关係与金融法令支持下,新兴的「创投业」逐渐成为创新的动力引擎。

许多创投巨擘在二战之后 30 年间迅速茁壮,例如德雷柏家族(William H. Draper)的苏特山创投(Sutter Hill Ventures)于 1960 年代成立,红杉创投(Sequoia Capital)、KPCB 创投(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& Byers)于 1970 年代成立。

当时的创投业成长为整合金融、法律、科技、会计、产业、资讯的专业领域,能对科技创新贡献高质量的人脉与资金资源,其本身就是成功的创新商业模式。

苹果、微软、思科公司在当时纷纷创业,迄今能发展成资讯科技产业巨擘,创投业所贡献鉅额的早期资源功不可没。

1990 年代中期网路商业化,其迅猛发展威力带动革命性的创新机会,影响力不仅限于资讯产业 。紧接着开放原始码软体(Open Source)与网路社群蓬勃发展,全球性的网路架构迅速扩张,1990 年代的 Amazon、Yahoo、中国的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、新浪网渡过网路泡沫化的考验,加上 21 世纪初的 Facebook 与 Google 成功启动创新的商业模式,这些公司都在创投与网路机制的带动下彻底改变现代人的生活面貌。

开放网络的能力

网路商业化至今 20 余年,发展初期虽然历经泡沫化等顿挫,至今多元蓬勃的发展规模已经远非 1990 年代所能想像。加上网路技术高速成长以及全球化推波助澜,创新的崭新时代来临。

网路上蕴藏无数免费优质的服务与资讯,加上开放网络环境与云端科技之进展,让许多构想得以迅速传播交流,创新创业成本大幅降低,例如 Salesforce, Instagram, Airbnb 都是具有此开放网络特质的创新产物;并且,少数人就可以经由「创投、网路、多元化、全球化」四合一的动能,迅速颠覆市场、促进产业升级,在市场白地另闢蓝海,Amazon、星巴克、Facebook 与 Google 则是範例。

然而, 也因为数位网路环境门槛低、开发迅速、成本低廉、爆发力强等特性,使得市场竞争更为激烈,一时广受媒体吹捧的公司如果没有办法筑起竞争壁垒或者持续创新,很快会被围勦,或者被后起者淘汰 。

如今企业组织已无法避免网路的影响力,必须擅于利用网路的特性,这样的特性特别彰显在「开放网络」之运用能力上。

这种能力, 是藉由网路低价高效率的外部沟通功能,将以往封锁在企业组织内部的重要资讯适度公开,或让外部使用者以及利益关係人得以贡献意见、强化互动,提高决策之质量 。

这种现象我称为「开放网络的能力」,善用开放网络的能力,是创新的重要关键。

如前述,传统创新的成果主要仰赖企业组织内部的研究,虽然网路商业化已经超过 20 年,运用开放网络的範例也不少,但大多数的企业组织仍然难以信任外部的创意构想,或者碍于技术的生疏,无法大开门户与全球各地的专家或者热心人士交流,相当可惜。

开放的威力已经藉由虚拟网路渗透到实务管理,开放网络已是大势所趋;此外,开放网络也催化了以使用者经验为中心、集体协作解决社会问题的「共鸣设计」,激化了创新的扩散能力。水可载舟亦可覆舟,不论是建言或者诋毁,开放网络之涟漪效应,对政策制定与企业决策之影响不可小觑,善于驾驭开放网络者方能胜出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