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只是忍耐──日本人的「我慢」哲学

2020-06-14
363 评论
101 人参与

不只是忍耐──日本人的「我慢」哲学

我曾以《朝日新闻》记者的身分在福冈县久留米工作过一段时间,其间也经常出入隔壁的熊本县。说起熊本,就会想到温泉和生马肉片。台湾读者一听说生马肉片,可能会皱起眉头,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日本人都很喜欢,尤其搭配熊本当地酿造的烧酒,这样的组合堪称绝妙。熊本境内的阿苏地区有很多着名的温泉,在那里泡个汤,品尝生马肉片,再喝上一杯烧酒,可谓幸福至极。

熊本县内有火山群矗立,又被称为「火之国」,因此很多人的印象里,这是一片性情火爆的土地。但是,我知道的熊本人大多是性格沉稳内敛,重感情而且富有正义感。我的几位熊本出身的朋友至今都会寄贺年卡给我。

二○一六年四月熊本发生芮氏规模七.三的地震以来,他们几乎都没睡过安稳觉。第一次的前震和第二次的主震都是在深夜袭击熊本。之后,又有大大小小数百次余震在夜晚撼动着这片大地,导致很多人因此睡眠不足。

每当日本发生大型自然灾害时,许多国际媒体对于日本人极强的忍耐力莫不感到惊讶。日本人在灾难发生时会优先帮助他人、不怨天尤人或者指责政府救灾不力,这在其他国家民众看来其实相当特别。

当然日本人当中也有很多自私的人和坏人,监狱里的罪犯也不少。但是,面临这种巨大灾难时,日本人为什幺能发挥出超乎他国民众的忍耐力呢?曾经有外国人问过我这个问题,以下是我给的回答。

我认为,这或许和日本人十分重视的概念──「我慢」有关。在现代的中文里并不存在「我慢」这个词,它是一个和製中文,源于佛教的教义。它既是佛教中「四慢」(增上慢、卑下慢、我慢、邪慢)之一,也是「七慢」(慢、过慢、慢过慢、我慢、增上慢、卑慢、邪慢)之一。

它们都是强烈的自我意识的产物,包括执着于自我的「我执」在内,有自视甚高、轻蔑他人之意。但到了后来,「我慢」在日语中演变成了压抑自己、忍耐的意思。从近世后期开始,这种用法逐渐被人使用。

这种「我慢」,恐怕就是外国人看到日本人在灾害中的表现而感到吃惊的原因。即使是在令人不得不陷入悲观的状况下,日本人都能面不改色,压抑自己的情绪,而不会哭天抢地、怒吼,或是陷入惊慌。即使自己饿着肚子,也要把食物分给孩子和周围的人。领取配给品时,队伍也排得井然有序。

「我慢」与「忍耐」相似而不同。如果不能理解「我慢」,也就无法理解日本人在灾难中表现出的冷静。它与为了减肥而控制食慾、为了考试而放弃游玩的做法并不属于同一种行为原理。

「我慢」被视为一种社会规範,也是一种美德。无论在学校还是家庭,日本的小孩子每天都会听大人讲:「你要『我慢』。」这里当然包括了「忍耐」,但是也隐含了一种强迫性,意即「不能『我慢』的人无法成就大事,也会被周围的人看不起。」

即使遇到不讲理的事情,日本人也会在心中告诉自己要「我慢」。比如说,我早上搭电车通勤却遇到事故而被耽搁时,只能按捺性子,嘴里还会轻轻地重複:「我慢、我慢。」当然,即使是日本人,忍耐力再强也有极限。虽然表面上看似没事,心里也会有很多想法。

日本人的高自杀率,一直居于世界前列。如果真的能做到百分之百的「我慢」,选择活下来的话,自杀人数可能只有现在的百分之一吧。在有外人环伺的社会生活中,或是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,日本人就会不时地意识到「我慢」。如果做不到,就会在外人面前「蒙羞」──这又是另一个对日本人来说十分沉重的包袱。

也因为如此,大多数日本人至今依旧面无表情地忍受着压力吧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