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社交禁忌》打呵欠、打喷嚏都没事,为什幺放屁却好丢脸?

2020-05-22
401 评论
885 人参与

为什幺放屁好丢脸?

就算是像我这幺死硬派的好屁者,在不巧的时机爆出一记不客气的屁也是会不好意思的。为什幺?一样都是身体运作必要的本能现象,为什幺像打呵欠、打喷嚏这种半自觉的生理突发现象会获得父母体谅,引来伙伴同情,而放屁就惹人厌?好的,这很可能根源于古代病理学中的瘴疠观念,腐臭味与不洁的空气会造成可怕的传染病,如霍乱。

于是乎,屁就不只是听得见声响的本能生理现象了,它还有腐败恶臭,叫人联想到疾病、痛苦与死亡,更让人感觉危机迫近临身。屁在一八五○年代后遭到全面贬抑,不过,这已无关紧要了,伤害早已造成。雪上加霜的是,屁股排出来的东西还真的和一大批细菌相关疾病有关,这下子更是罪证确凿。现在屁是社交场合的禁忌,而且似乎永无翻身之日。

羞耻理论的基础在于,当某一行为被视为社交禁忌(而非道德瑕疵),就会削弱我们欲向他人投射的自我形象,即使我们不满于那些人为建构的是非规範,羞愧的感受仍在自我心里,而非他人所感─我们感觉自己想要向他人投射什幺,从中产生了羞愧。简而言之,羞愧感来自我们自己。

羞愧感的后果可能使人耗弱衰疲:脸红、盗汗、防卫心强、紧张,有时还傻笑,这些反应在某些人身上可能很强烈且不舒服,可是为什幺呢?羞耻感有什幺作用吗?嗯,有个有趣的说法是这样的,显现出羞愧可以讨好他人,放屁者这种反应表示自知破坏了礼仪,他懂得社交规矩,对此感到抱歉,「下次会证明自己也值得尊敬」。甚至有研究发现,不太会害羞的人更容易做出反社会举动。

社交场合有许多不成文的规则与惯例,表面上意义不明,像是上流阶层正式会面时要脱帽,有女士(或身分地位高的人)进来同一空间时要赶紧站起来,别用左手持的叉子去捞豆子(哎呀,这我可办不到),在公众场合不放屁。这些自由心证的龟毛规矩源自长久以来区分社会阶级的种种方式,你得让自己适从于一套行为準则,才有资格进入上层社会,中等阶层想获得往上爬的管道时,就必须遵从这些规定。

本文出自时报文化《一颗屁的科学》一书

羞愧社交现象场合获得社会感觉生理丢脸规矩阶层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