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 Uber 噎到,整锅饭丢掉

2020-08-03
781 评论
771 人参与
被 Uber 噎到,整锅饭丢掉

类似 Uber 的创新商业模式会不断挑战现有法令,各国如何应对?怎样才能不扼杀创新,创造公平的经营环境,合乎社会正义、保障人身财产?

网路叫车平台优步(Uber)引发的争议,持续在全球延烧,最近在台湾又掀波澜。

7 月中,上百辆计程车司机包围立法院,抗议 Uber 违法经营。8 月初,经济部投审会决议要求台湾 Uber,也就是台湾宇博公司,限期撤资,引发各界论战。

但随后行政院和交通部改口,正在研拟「多元化计程车方案」,让 Uber 和计程车业有公平的经营环境。

媒体报导,府院高层事后透露,并非支持 Uber,而是 Uber 代表一种新产业型态、一种改革价值,拿 Uber 祭旗,会丢掉年轻人选票。

不过,8 月中在立法委员许毓仁召开的公听会中,计程车业代表认为,不能拿创新、共享经济,当作违法、不缴税的挡箭牌。

儘管争议不断,但丝毫不减 Uber 和其他类似网路叫车平台对使用者、资本市场及相关企业的吸引力。

至 6 月为止,Uber 在全球已累积 20 亿车次,最近也获得丰田汽车、沙乌地阿拉伯主权基金数十亿美元的投资。8 月初 Uber 在台湾发起的「让 Uber 留在台湾」网路联署活动,上线一周就吸引超过 7 万人支持。

庞大的需求与争议同时并存,很显然地,当前各国法规环境和平台业者,都必须做出调整,一方面让法规跟上创新商业模式,提供新创企业充分发挥的发展环境。

另一方面,也保护使用者安全与权益,同时创造一个公平的经营竞争环境,让这些新科技能真正为解决全球各大城市交通运输、甚至就业问题,做出贡献。

封杀、套用现行法  一样短视

过去半年来,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(OECD)、欧盟,以及一些政府,相继针对网路叫车平台提出政策建议与制定新法规(见表),可提供台湾解决 Uber 争议做为参考。

被 Uber 噎到,整锅饭丢掉

最主要的争议,是媒合乘客与自用车司机进行运输服务交易的网路叫车平台,究竟属于资讯服务业,还是交通服务业?该不该套用现行计程车或租赁车严格的监管法规?

「网路叫车平台不是计程车,无法归类在既有的国内法律框架与行业界线之中,」OECD 在政策建议报告中认为,「因为新科技与新商业模式已让行业间的界线愈来愈模糊。」

但不可否认,部分平台业者,利用法规模糊地带,快速扩张,看在许多政府眼中,是挑战公权力。对计程车业者与司机来说,更威胁到生计。

投审会要求台湾 Uber 撤资的主要理由,就是台湾宇博公司当初以资讯服务业名义,申请在台湾设立公司,与后来实际经营业务内容不符。交通部也针对台湾 Uber 派遣非职业驾驶持续载客经营、司机没有职业驾照等违规事实,持续开罚。

德国、法国、义大利、西班牙、荷兰、南韩与日本政府,更是直接封杀了 Uber 具有争议的业务(媒合乘客和自用车司机)。

不过,OECD 认为,封杀网路叫车平台,或是套用现行法规,「这些做法是短视的,没有考虑到平台商业模式的特殊性。」

因为,第一,这幺做没有面对网路叫车平台为城市交通提升效率、提供消费者更好服务,也给希望弹性工作的民众创造更多机会的事实。

第二,这些政府没有建立弹性的法规架构,为迎接未来更多破坏式创新做準备,例如网路叫车平台和自动驾驶技术的结合。

「法规的调适,不该只是被动对市场做出反应,更应该有前瞻性,预先为未来做準备,」OECD 强调,政府的法规应该引导新创商业模式,朝向改善城市交通运输、提升安全和消费者福利,以及永续的方向发展。

法规调适应有前瞻性

欧盟执委会在 6 月初公布的政策指引,也提醒各会员国政府,网路叫车等共享经济服务,去年为欧洲创造了 280 亿欧元(约 9,800 亿台币)营收,「绝对禁止,应该当作最后不得已的手段」。

欧盟执委会认为,共享经济商业模式,可以增加就业机会和个人收入、消费者可获得物美价廉的新服务,也可以更有效率地使用有限资源,有利欧洲向循环经济转型。

「我们必须协助新创企业在欧洲蓬勃发展,否则它们就会离我们而去,」欧盟执委会副主席卡泰宁(Jyrki Katainen)在公布政策指引的记者会上表示,「欧盟要鼓励一个兼顾新商业模式发展、保护消费者、确保公平赋税和增加就业的法规环境。」

的确,已经推出新法规的国家,都企图避免让新创企业和传统行业之间变成零和游戏,而是在乘客安全、司机权益与鼓励创新之间,在平台与计程车利益之间,取得平衡。

而且,在制定新法规容纳创新商业模式的同时,也鬆绑传统计程车行业的监管法规。美国加州、菲律宾、新加坡与中国政府特别为网路叫车平台制定的新法规中,为了适应平台商业模式的特殊性,都在原有行业之外,另外新增行业类别,有的称做「交通运输网络公司」,有的取名「网路预约出租汽车」。也为司机量身订做资格较宽鬆的网路叫车服务职业驾照,保障乘客安全。

「为了确保乘客的利益与安全,制定监管法规是必要的,」新加坡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黄志明,在新加坡国会答询时表示。但他也强调,完全抹平游戏规则,让网路叫车平台适用和计程车业相同的监管法规,是不妥当的,因为如此就必须允许网路叫车司机也可以像计程车一样沿路揽客。「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结果,」黄志明说,「完全抹平游戏规则,我们就看不到创新了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