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生称后母虐打只给吃1餐‧爸爸不让我上学

2020-07-25
208 评论
883 人参与
男生称后母虐打只给吃1餐‧爸爸不让我上学(彭亨‧关丹5日讯)逃家上演寻母记的13岁少年陈彬兴,针对父亲向媒体澄清的虐待之说一一反驳,并强调父亲及后母在他小时就不让他上学。后母经常趁父亲不在家时鞭打他,并且每天只让他吃一餐饭。週六上午,陈彬兴在母亲刘莉珠(40岁)及三姐陈佩佩(16岁)的陪同下,在关丹接受记者访问时强调自己没有撒谎。陈彬兴的父亲陈国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声称,彬兴自小拒绝上学,平日待在家少出门,没有朋友,有时候在家自学和抄书,后母也声称两人有空时会教彬兴掌握简单三语等。强调自己没撒谎然而,彬兴在受询时强调,父亲因为没有他的报生纸,所以没有让他上学。母亲刘莉珠从旁补充说,彬兴的父亲是在大约3年前才向她索取儿子的报生纸正本,如今彬兴已取得身份证,不过在逃家时却留在吉隆坡。彬兴澄清,父亲声称与后母为他準备的书包及文具,事实上是姑姑买给他的。当他在记者面前阅读报章刊出的书包照片时,就直嚷“是姑姑买的,是姑姑买的!”“那时大概是2009年12月,姑姑不知道我没有上学,所以买了书包给我开学时用,不是爸爸和安娣买的。”彬兴指出,他不曾出口骂后母,反而是后母不让他叫她“妈咪”。“小时候我叫她‘妈咪’,不过她不让我这样叫她,只让我叫她‘安娣’。”他指出,父亲平时有空时才教他写字,而父亲週五向媒体展示的“功课”,是他根据课本所抄写,但是并不知道所抄字句的意思。他强调自己非常渴望上学。指父有空才教写字彬兴声称,截至离家出走为止,他每天都只吃一餐,以前的确只是“汤捞饭”,直到婆婆发现他的情况并大骂父亲一顿后,他才有菜餚吃,不过依然是每天一餐。询及父亲声称每天上班前都会打包外卖回家给他时,彬兴即刻否认:“哪里有每天,只是偶尔罢了。”自称遭虐待的陈彬兴,于本月2日上午11时许离开位于吉隆坡哥打白沙罗,即父亲及后母的住处,凭着父亲离婚协议书上的地址来到关丹寻找生母,于当晚10时45分顺利与13年未曾相见的大姐陈乙甄(20岁)相认,并在3日傍晚如愿与远从新加坡赶抵关丹的生母重逢。遭用晒衣架打针对媒体报导陈父说没有鞭打儿子,家里也没有藤鞭一事,彬兴直指父亲家里的藤鞭早已经遗失,后母是用晒衣架打他。彬兴说,他是因为本週三逃家当天上午遭后母虐打,才萌生逃家的念头。“那天早上我在房间睡觉,安娣(后母)叫我不醒,就大力推门,然后就生气的打我。”当询及彬兴是否受人教唆才胆敢逃家时,他声称是后母开口叫他走(离开)的。傅芝雅安排面谈“她(安娣)常常趁爸爸不在时打我,而且在生气时也会叫我走。她已经讲了很多次了,但是我都不敢走。这次是趁她不在时才偷走。”关丹国会议员特别助理沈春祥表示,当彬兴抵达关丹翌日,他就把这名少年送往医院作健康检查,医生透露,彬兴一双手臂上留下的伤痕,大约是两三天前产生的。不过,他正在等待医药报告。同时,彬兴声称头部受到敲打,所以他接受脑部扫描及检验,以确定是否有内伤。另一方面,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于週五下午与彬兴母子见面后,向记者表示,陈母已委託其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充当中间人,以联络陈父安排会面,共商儿子的未来去向。母申请延长监护权30天陈彬兴的母亲刘莉珠向记者披露,她已通过关丹国会议员服务中心的协助,顺利向社会福利局争取儿子彬兴的9天临时监护权。目前她正积极向法庭申请延长监护权30天,以安顿儿子的生活。请假11天安排事宜“我已向新加坡的僱主请假到11日,希望有多一些时间安排彬兴的生活,因为有许多事情必须办理,包括与前夫讨论彬兴的未来。”她强调,当她知道儿子的遭遇后,心里觉得非常内疚和心痛,并决定积极争取儿子的抚养权。“13年前我和彬兴的爸爸离婚时,因没有能力抚养5个孩子,于是在提出单方面离婚时,协议把当时年仅1岁的彬兴交给他。现在我的4个孩子已经长大,而且经济能力许可,我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照料彬兴,让他和我们一同生活,让他上学。”刘莉珠说,她打算安排彬兴到安亲班学习,但需视情况而定。“我希望儘快拿到抚养权,否则许多事情都无法作出决定,包括上学的问题。”针对彬兴的父亲週六通过报章作出的澄清,刘莉珠表示不愿置评。“他们到底发生了甚幺事,我没有亲眼看见,不能说甚幺。现在彬兴身上有伤痕,我们都希望警察儘快完成调查,让这宗案件水落石出。“彬兴告诉我说,他还很爱爸爸,不希望警察捉爸爸。不过,他也表明不想和父亲及后母一起住,他想和我们一起生活。我希望前夫尊重儿子的意愿,也希望通过见面谈论解决问题。”她说,待关丹的事务处理完毕后,她会带儿子回到家乡昔加末小住数天。多年未见对母有点陌生刘莉珠提到,彬兴两天前与她重逢时感到非常高兴,不过也许是多年未见,经过两天的相处后,儿子对她显然有点陌生,不过却与年纪相仿的姐姐们很投缘及亲暱。三姐陈佩佩表示,彬兴和她无所不谈,也间接通过她们以“面子书”与在外地的哥哥交谈。她说,虽然彬兴没有上过学,但记忆力好,学习能力佳,也对读书很感兴趣。“我们週六晚带他去买了新衣服和一年级的作业簿及课本,这几天都是我在家教他。不过根据我的观察,弟弟的学习程度大概只到二年级,所以必须紧追。”她表示,经过两天相处后,她觉得彬兴性格温顺且听话,不像父亲在报章形容的性格暴躁或叛逆。‧2011.11.05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