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有没有幽浮,我们都该知道目击UFO的统计数字

2020-06-14
896 评论
789 人参与

不明飞行物体(UFO)这个议题,涉及到政治、科学研究、保安事务、国家安全、公众知情权等範畴,是严肃的议题。

在2015年3月,美国总统奥巴马(台译:欧巴马)日接受着名清谈节目《Jimmy Kimmel Live》的专访。主持人Kimmel问奥巴马:「如果我是总统,我会立即要求查阅有关51区和UFO的所有档案。你有这样做吗?」奥巴马半认真、半开玩笑地回答,回避了这个问题:「That’s why you will not be President. The aliens won’t let it happen. You will reveal all of their secrets. I can’t reveal anything. They exercise strict control over us.」

在去年4月,Kimmel 亦向前总统克林顿问过同样的问题,当时克林顿回答指,他曾下令翻查Roswell及军方51区的档案,但未有证据显示有外星人曾经到访。他补充说:「If we were visited someday, I wouldn’t be surprised, I just hope it’s not like Independence Day, the movie, that it’s a conflict. 」 

 言归正传,香港立法会正在审议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政府开支预算,各政府部门正就议员的提问向立法会提交答覆文件。继上年有议员要求天文台提供市民目击不明飞行物体(UFO)报告的数字之后,今年亦不例外。综合政府两次的答覆,得出以下的资料: 

不管有没有幽浮,我们都该知道目击UFO的统计数字
PHOTO CREDIT: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审核2014-15年度答覆编号开支预算,答覆编号CEDB(CIT)304
不管有没有幽浮,我们都该知道目击UFO的统计数字
PHOTO CREDIT: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审核2015-16年度答覆编号开支预算,答覆编号CEDB(CIT)269

在过去六年,接获市民目击不明飞行物体(UFO)报告的数字有下跌的趋势。2009年和2010的数字分别为49宗和53宗,大约比最近一两年的数字多接近一倍。究竟当年发生了甚幺事情呢?

另外,接获最多目击个案的地区是大埔区,一共有25宗,其次是湾仔区(15宗),随后是元朗区(14宗)和沙田区(13宗)。值得留意的是,在2009年,大埔区曾经有15宗目击不明飞行物体的个案。究竟当年发生了甚幺事情呢?

不管有没有幽浮,我们都该知道目击UFO的统计数字
PHOTO CREDIT: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审核2015-16年度答覆编号开支预算,答覆编号CEDB(CIT)269

晚间和深夜时份有较多的UFO目击个案,这是意料之内,因为市民较容易在黑夜中察觉到发光的飞行物体,而且在晚上观测星象的机会也较多,所以较容易留意到UFO经过。但想不到原来在早上六时至八时、中午十二时至下午二时,以及下午四时至六时这三个时段,也有不少UFO目击个案。

粗略翻查过去数年的新闻,只找到以下这宗有关目击UFO的新闻:

 于的深夜,当晚闪电频发(9月9日零时起的1小时内,香港共录得13,102次云对地闪电),有网民在大榄隧道转车站发现一个环状物体浮游在香港上空,引起网民热烈讨论。当时,天文台回应指收到八宗位于大榄隧道及长洲上空的UFO报告,经调查后表示UFO是路灯或是灯光反光。

另外,在,在香港讨论区和高登讨论区都有不少网民称,在晚上十时左右于西贡、元朗、观塘、荃湾等地目击到奇怪的发光物在上空迅速飞过。

由香港政府官方纪录的UFO档案,特别是公开资料,实在是绝无仅有。希望香港政府能够加强透明度,定期主动公布目击UFO报告的各区数字,包括目击地点、时间、UFO的形状、调查结果等资料,让天文发烧友、UFO迷、学术界一起研究。

再者,不单止是UFO档案,一些并非机密的统计数字和档案文件,政府都应该有系统地公开,加强政府的透明度。因此,香港政府必须尽快订立《资讯自由法》和《档案法》,保障市民的知情权。

申延阅读:《短谈UFO与政治》

photo credit: Mrlord88, CC By SA 3.0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